Putin Cryptocurrency
昨日,在以加密貨幣以及金融科技為主題的會議上,普京發表評論表示加密貨幣會引發欺詐與洗錢相關重大風險,並正式發聲支持對加密貨幣交易設立新規。而就在此前不久,俄羅斯央行高級官員剛剛公開表示該機構將封鎖國外交易所網站接口,阻止此類交易所在俄羅斯國內提供加密貨幣經紀服務。 確切說來,此次會議上的言論代表著普京迄今就這一主題所發表的最為全面的評論。2015年夏,普京首次談及加密貨幣,並在當時表示“加密貨幣的廣泛使用存在嚴重的根本問題“。而在此次最新發表的聲明中,普京突出強調了這項技術的崛起,但同時也回應了2015年年作出的評論。 引普京講話: “虛擬貨幣或加密貨幣已經而且越來越受歡迎。在某些國家中,它們已經成為或正逐步發展成為一種成熟的支付工具及投資資產。與此同時,加密貨幣的使用同樣伴隨著巨大風險“。 就規則本身而言,普京支持制定保護消費者,並促進新型金融產品開發的監管規定。 他說道: “我們應當在國際經驗的基礎上制定這樣一個監管制度,這樣才能使這一領域的關係系統化,明確地保護公民,企業和政府的利益,並為創新性金融工具提供法律保障,” 而就在他作出這一評論之前,俄羅斯央行高級官員公開表示央行將支持封鎖國外交易所網站接口,阻止其在俄羅斯國內提供加密貨幣經紀服務。而據消息人士稱,俄羅斯銀行代表也於普京一同出席了此次會議。

俄羅斯總統普京:加密貨幣會帶來重大風險


Oracle Enterprise Blockchain
數據庫軟件巨頭(Oracle)甲骨文公司正式入場區塊鏈領域。 該公司週一在舊金山舉行的2017 OpenWorld大會上推出了企業級區塊鏈雲平台。而伴隨著該平台的初次亮相(甲骨文加入了)IBM及微軟等技術巨頭之列,成為了“區塊鏈即服務(blockchain作為一種服務)”生態系統中的最新成員,而這兩家技術巨頭也正在通過各自的基於雲的分佈式分類帳本資源吸引企業客戶的關注。 據該公司公告及高管聲明顯示,(Oracle)甲骨文公司將該技術視為擴展(或精簡)其現有雲產品的一種方式,總體上旨在實現一系列業務功能的數字化。 大型及小型公司都是該公司產品的目標用戶,但(Oracle)甲骨文集團區塊鏈雲服務副總裁Frank Xiong認為,由於使用該雲平台將以交易量為根據進行定價,因此初創企業將能夠更便宜地對智能合約或應用進行測試。 他對CoinDesk:“這就給這些公司提供了一種相當合理的定價方式來開啟他們的應用我個人認為這對於初創企業來說極具吸引力。” 對於現有企業資源計劃(ERP)客戶,該平台將提供了一種聯繫外部合作夥伴和客戶的方式,並以一種保密和安全的方式將他們接入到內部通道和流程。 Xiong解釋道: “這個區塊鏈平台會為企業客戶提供一個平台將其服務擴展到企業捆綁軟件之外,這就意味著這些服務能夠擴展到外部企業合作夥伴,優勢客戶等。” 儘管該區塊鏈平台的具體推出日期尚未明確,不過Xiong表示將於2018年正式公開提供這項服務。 打消顧慮 作為全球最大且最負盛名的數據庫提供商之一,有一種看法認為(Oracle)甲骨文接受區塊鏈可能會衝擊該公司的核心業務。而這項技術就其性質而言,能夠實現在無需信任中央管理者的情況下分配信息。 不過,Xiong很快就消除了這些顧慮,並駁斥了將區塊鏈與數據庫視作兩大競爭主體的觀念。 他說道:“實際上,我們認為這於我們是一種優勢。”同時,他認為,區塊鏈就是“分佈式數據庫”的看法並不完全準確。 他解釋到,由於區塊鏈網絡中的數據副本需要由所有不同的對等節點保存,所以(Oracle)甲骨文的核心客戶群中更多地採用區塊鏈實際上將為公司的傳統數據存儲解決方案創造了新的需求。 他繼續道: “在傳統計算機科學領域,數據庫僅有一個副本。而對於區塊鏈,所有的分類賬本都是分佈式的,因此實際上所有人都會得到一個[數據副本。所以這也只會擴大數據存儲的需求“。  

Oracle進場:數據庫巨頭公佈企業級區塊鏈戰略


官方文件顯示,美國金融服務公司REX應證交會要求撤回了創建比特幣相關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申請。據該公司表示,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官員不希望在沒有任何可供投資的衍生品合約的情況下對此類基金的申請上市登記表進行審核。今年到目前為止,SEC已經否決了多個比特幣ETF上市申請,而投資者Winklevoss兄弟提交的ETF也仍在審核中。 官方文件顯示,第二家美國金融服務公司撤回了創建比特幣相關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申請。 在10月5日公開發表的一封信函中,負責管理REX ETF的行政部門要求該公司撤回兩項此前提交的ETF申請相關修正案:即REX比特幣戰略基金與REX做空比特幣戰略ETF。鑑於該公司曾於8月份表示要推出多款加密貨幣相關的投資產品,此次撤回申請還是值得注意的。 該信函由REX總裁J. Garrett Stevens親自執筆撰寫,信中表明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官員不希望在沒有任何可供投資的衍生品合約的情況下對此類產品加以考慮。 Stevens寫道: “信託基金機構指出,在與行政部門工作人員進行電話溝通時,工作人員表示在一隻基金擬定進行首要投資的基礎工具尚不可用時,暫不對該基金的申請上市登記表進行審核,這是該委員會的基本政策。因此,該工作人員要求信託基金機構在該基金擬投資的基礎工具可供投資之前,撤回第47號修正案“。 確切說來,該表述與紐約的短期資本經營管理公司VanEck撤銷函中聲明內容一致,而VanEck也於上月末緊急撤回了其比特幣衍生品ETF申請。而同REX一樣,該公司也特別說明其並未出售任何ETF相關證券。 這一新進展則表明,為創建加密貨幣市場相關投資產品所做持續努力還是獲得了SEC等監管機構一定程度的樂觀態度。今年SEC也已經否決了幾個比特幣ETF上市申請,而投資者StevensWinklevoss兄弟提交的ETF也仍在審核中。

比特幣衍生品ETF應美國證交會要求撤回申請



GPU Mining Display Card
這一年來,加密貨幣市場的不斷發展也使得挖礦行為更加熱火朝天,從而帶動了顯卡市場的增長,使上市公司也感受到了挖礦熱潮的威力。但礦工和遊戲玩家爭奪顯卡的現象為GPU製造商包括整個市場都帶來了困惑,加密貨幣的波動也使得這些獲得更多利潤的知名公司並不喜歡它,對其前景也持消極態度。 加密貨幣可能再次成為關注熱點,大多數上市公司也對該技術會與自己業務相關的方面抱有興趣。 然而,對於科技巨頭Nvidia和Advanced Micro Devices(AMD)來說,情況則有所不同。 今年到目前為止,加密貨幣礦工已經佔領了GPU市場,它們使用這些設備來解決以太坊(以及其他基於“算法”的加密貨幣協議)加密難題,並獲取利潤豐厚的獎勵。 這兩家公司在今年上半年的銷售額都令人目瞪口呆,因為礦工耗盡了在線和店內庫存。這種現象使得Nvidia的和AMD的第二季度營收分別同比增長56%和19%。 這種現象也標誌著加密貨幣首次對公開上市公司的業務產生重大影響,其結果似乎非常積極。但從這兩家公司平和的反應來看,業績增長的表面下可能暗潮洶湧。 BMO Capital Markets的股票分析師Ambrish Srivastava告訴CoinDesk: “我不認為這些公司會開心。從商業角度看,這種波動很難管理,加密並不是他們的主要焦點。” 收益增加,問題也更多 一方面,這些公司受到了股東和投資社區的批評,他們不想為所謂的高度不穩定的加密挖礦收入付出代價。 如果挖礦需求下降,那麼就可能出現股價跳水,AMD在2013年和2014年曾因加密貨幣價格下跌而經歷這種情形。由於礦工在二級市場上以低價傾銷設備,AMD多個季度的銷售都受到了不利影響。 追踪GPU銷售的市場研究公司Jon Peddie Research的總裁Jon Peddie表示,“好消息是他們會賣出更多GPU”而壞消息是,如果他們停止向這個特定的社區銷售產品,會發生什麼?這是否會抑制其銷售,並隨後壓低其股價?“ 該公司的研究顯示,AMD在2013年的暴跌之後失去了近一半的GPU市場份額,這也很好地解釋了為什麼AMD首席執行官蘇姿豐關注降低挖礦熱潮的風險且不主張完全依賴該市場。 RBC Capital Markets的分析師Mitch Steves認為,AMD充分意識到它佔據了挖礦產品的主要市場份額,它對挖礦的消極態度也是一種避免過度曝光的策略。 施特費斯的估計顯示,在第二季度,挖礦帶來的利潤佔AMD該季度總收入(12.2億美元)的18%至20%。 他告訴CoinDesk: “目前,AMD的產品是最適合的挖礦的。你可以寧願花兩倍的價錢去購買AMD的Radeon 580,也不願意購買Nvidia顯卡。”他還指出,AMD在挖掘市場的領先地位使其難以吸引投資社區。 追踪交易 股東們因加密貨幣挖礦感到不安的關鍵原因在於公司無法量化因加密貨幣而獲得的確切收入,這是衡量其估值的因素之一。 Steves說道: “他們必須找到一種更好地追踪交易的方法。如果他們能確定哪些收入得益於加密挖礦,那麼投資社區就不會視其為麻煩了。” NVIDIA和AMD正在尋求的方式之一就是通過推出專為礦工客戶打造的產品來分割GPU市場。 由於這些顯卡沒有視頻顯示輸出,遊戲玩家不需要它們,所以當低潮再次出現時,礦工們也不會淹沒二手市場。 蘇姿豐表示,“我們的一些製造商合作夥伴在向我們提供擁有不同功能的挖礦專用顯卡,這樣我們就能把遊戲與挖礦市場真正分割開來。” Steves認為,儘管AMD和Nvidia的“出乎意料地賺了數億美元”,但它們對加密貨幣的繁榮都有些過分悲觀。 他還表示,“但我不認為它們會拒絕收益。” 礦工和遊戲玩家 然而,由於涉及到核心客戶群的問題,這種創收機會也使GPU製造商深感頭痛。 因為礦工在數分鐘內就會耗盡新GPU的供應,並提高二手市場的價格,要在不疏遠核心遊戲玩家客戶的前提下管理庫存已經成為一個挑戰。買不到最新GPU或者因高價被排擠出市場的遊戲玩家對於挖礦熱潮驚恐不已。 Peddie說: “這些GPU公司的傳統基礎客戶正在咆哮和抱怨,因為他們無法獲得想要的產品,或者只能通過高價獲得,由於這些產品需求量如此之大,經銷商都在提價。” 由於GPU公司通常必須提前至少90天提交新的單位生產訂單,所以它們必須能夠準確地評估三個月內對加密挖礦的需求有多少,這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 猜得過高會導致供過於求,大量產品閒置在倉庫裡;猜得過低則導致供不應求,激怒核心客戶。 要確定這個數字仍然還只能靠猜。 Peddie總結: “他們會說再多訂500萬個,希望能猜對。如果他們不這麼做,就可能忽略基礎客戶的產品,然後這些客戶就會離開。但一旦這種泡沫破裂了,他們就沒有客戶了“。  

上市公司感受到加密貨幣挖礦熱潮


Bitcoin ICO
通過貨幣發行的去中心化來防禦通貨膨脹,是包括哈耶克在內的奧地利學派對於貨幣流通模式的一種美好學術想像。 虛擬貨幣再度進入凜冬。 從2010年一名開發員用1萬比特幣買了兩個披薩,到後來1萬比特幣一度價值高達2千萬美元,再到如今全世界央行有默契地“聯合”起來限制比特幣的應用,虛擬貨幣借助互聯網的去中心化進度條再度停滯。 而在中國市場上,對於包括比特幣在內的虛擬貨幣市場監管更是在這兩週迎來了一場風暴9月初,中國央行聯合包括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在內的多個部委,宣布ICO屬於“非法公開融資”,涉嫌非法發售代幣票券,非法發行證券以及非法集資,金融詐騙,傳銷等違法犯罪活動。 不斷被曝光的問題和越來越傾向尋找接盤俠的龐氏騙局特質,使得這一場虛擬貨幣狂歡一出生就瀕臨死亡。 所謂ICO,是指首次代幣發行,類似證券市場中的IPO(首次公開募股),指由無主權部門授權發行的類似比特幣這樣的數據幣,供認購者拿真實貨幣認購。在中國,ICO從極客圈子裡的小眾投機到街知巷聞,一共只用了一年左右的時間。反對者認為虛擬貨幣的狂歡不過是場反常和不可持續的“凱恩斯選美大賽”,只是對大眾投機心理的一種揣測,本質上依然是一場收割韭菜的過程。這種看法也日益被數據佐證,據媒體援引中國央行人士話語稱,90%的ICO項目涉嫌非法集資和主觀故意詐騙,真正募集資金用作項目投資的ICO不足1%。這個比例判斷解釋了監管層痛下殺手的原因。 也有經營者辯稱,這只是發售一種數字化物品,有如銷售電子遊戲裝備,或者類似Q幣更為理想化的支持者則繼承了哈耶克在“貨幣的非國家化”中的精神:既然在一般商品,服務市場上自由競爭最有效率,那為什麼不能在貨幣領域引入自由競爭?因為劣幣驅逐良幣這一“格雷欣法則”,貨幣才要保持發行的官方權威實際上是一種誤解。 當下我們無法對“格雷欣法則”是否遭到誤解妄下判斷。但在實踐的過程中,和哈耶克的理想預期有差異的是,當互聯網把貨幣發展帶入一個去中心化的初步階段,變成法外之地的ICO,卻逐漸因為缺乏邊界和約束,異化成為沒有貨幣價值基礎的“空中樓閣”。 比如甚至沒有任何白皮書和成文的介紹,有人就在4個小時內成功籌集5億元人民幣,還有人推出了包括發行“馬勒戈幣”在內的奇葩代幣;到後期甚至只要有名人站台,就有人爭搶投資:據媒體報導,參與投資這些項目的投資人,從技術男到家庭婦女甚至賣菜的小販都有分佈。 在短短數月之間,這一場藉著互聯網金融創新大帽的狂歡達到了極致 – “2017年上半年中國ICO發展情況報告”顯示,上半年在中國融資已達26.16億元截至2017年年7月18日,監測發現平台上線並完成ICO的項目65個。而且,從4月份前上線8個到5月上線9個,6月份上線27個,明顯呈現出項目上線頻率呈指數級加速的趨勢。 看似借助“黑科技”的財富狂歡,卻越來越類似以往的P2P跑路潮,非法集資的“擊鼓傳花”遊戲。在以比特幣為標杆,後來乾脆宣稱年化​​收益高達400%甚至更多的巨大誘惑下,中國某些近乎喪失理智的投機資金最後終於接下了“最後一棒”。 通過貨幣發行的去中心化來防禦通貨膨脹,是包括哈耶克在內的奧地利學派對於貨幣流通模式的一種美好學術想像。但對於當下來說,即使是互聯網帶來了比哈耶克時代只能參考的黃金貴金屬貨幣更多的想像空間,但目前的亂象依然證明,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這只會是烏托邦式的存在。 當然我們回顧貨幣金融史,從白銀到紙幣再到如今的無現金支付,貨幣的變革也是人類文明進步的里程碑之一。目前在監管規範下有序發展的區塊鏈,事實上也是在貨幣更迭。進步上的有益探索但是同時也需要看到,在這一探索的進程中,那些氾濫的騙局和投機,總不可避免的會成為前行路上的歷史三峽,如何平衡金融創新與非法集資,這也是對於監管來說需要明確區分和把握監管輻射範圍之處 (來源:經濟觀察報)。

從Bitcoin到ICO:虛擬貨幣依然是場烏托邦


Australia ICO Guidelines
澳洲證券投資委員會發布ICO監管指南,具體處理方式將根據不同項目架構進行調整。如果所購買數字代幣的價值受到投資者投資或者資金使用情況的影響,那麼ICO可能屬於管理投資計劃管理範圍,從而需要依照公司法完成一些披露,註冊和許可義務。 澳洲證券投資委員會(ASIC,Australian Securities and Investments Commission)針對考慮發起ICO的公司發布了監管指南。 該監管機構官網文件顯示,ICO中加密代幣的法律處理將根據架構調整。儘管一些代幣劃分在澳大利亞普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之下,提供金融產品的ICO將受到國內公司法監管。 在後一種情況下,法律將對投資者提供保護,但是如果ICO沒能達到定義要求,情況就會不同。 ASIC說: “在一些情況中,ICO發行方也許把投資者收到的權利當作所購買服務的憑據。然而,如果所購買數字代幣的價值受到投資者投資或者資金使用情況的影響,那麼ICO可能屬於MIS(管理投資計劃)管理範圍。如果ICO提供的產品具備投資屬性,那麼將總是遵循上述情況“。 如果ICO被當作MIS範疇,那麼就會“依照公司法完成一些披露,註冊和許可義務”。 而且在ICO提供金融產品的情形中,ICO運營商也許需要市場牌照才能銷售代幣。 法律禁止投資招募說明中的誤導信息,因此ASIC聲明還警告,法律要求ICO白皮書必須避免發布誤導或者欺騙性信息。 ASIC委員John Price說,如果代金不是金融產品,“投資者將需要仔細考慮ICO文件,因為公司法中的投資者保護製度將不適用”。 該監管機構的聲明在中國禁止ICO項目之後不久,它們“是違法的,會破壞經濟和金融穩定”。ASIC對該技術相對諒解,相信它可以擴大企業融資的選擇。 文件提到: “ASIC認可ICO可能為企業融資方式選擇以及投資者投資選擇作出重大貢獻。ICO方式必須提高投資者信任和信心,符合相關法律”。 各種國際機構,包括俄羅斯,英國和新加坡,都已經在近幾個月發布了代幣銷售聲明,警告投資者也許無法得到保護。 最近CoinDesk的區塊鏈狀況報告(Blockchain狀態)顯示,今年第二季度ICO融資額大約7.97億美元,只有這一個月融資額就累計達到5.17億美元。

澳洲證券監管機構發布正式ICO指南



Bitcoin Gold
比特幣(Bitcoin),比特幣現金(Bitcoin Cash),比特幣黃金(Bitcoin Gold)? 如果礦工團隊和開發者計劃在這個月實施比特幣區塊鏈分叉的話,那麼這裡可能就會有四種加密貨幣承載比特幣的名義了。 這些加密貨幣風格各異,其中Bitcoin Gold旨在準備一個類似Bitcoin Cash(今年夏天通過硬分叉的方式從比特幣區塊鏈上分離出去)的發布計劃。Bitcoin Gold的想法是發布一個改善的協議,它將是比特幣現金的競爭對手,具體的細節如下。 Bitcoin Gold項目由香港挖礦公司LightningASIC首席執行官廖翔主導,Bitcoin Gold預計於10月25日發布,11月1日開始開放交易。 當這件事擴散後,人們對項目的重要性展開了討論。鑑於Bitcoin Cash創造了類似比特幣的網絡,社區成員不談它當前價值占到了比特幣價格的12%,大部分的用戶認為它分裂了社區。 這一點,Bitcoin Gold看起來和Bitcoin Cash很像,因此很多礦工不一定會支持它。 而兩名早期的比特幣現金支持者BTC.Top(萊比特)創始人江卓爾和ViaBTC(微比特)首席執行官楊海坡則認為比特幣黃金沒有意義。 再一次去中心化 雖然知道Bitcoin Gold的人可能對它還是抱有懷疑態度,但是它有一個吸引很多社區成員的目標:創造一個完全去中心化的比特幣。 值得注意的是,Bitcoin Gold背後的團隊希望能夠使用顯卡挖掘的方式替代現有的比特幣挖掘算法,讓更多的挖掘者參與進來。該項目的想法就是減少網絡中有爭議“大礦池(Mining Pool)“的影響力。 “Bitcoin Gold將會實施一個把SHA256變成Equihash的工作量證明機制,內存硬盤抵制螞蟻礦機,支持GPU挖礦,”匿名Bitcoin Gold開發者解釋道。 目前該計劃正在中國孵化,而廖翔也被認為是國內少數幾個可以挑戰現有秩序的人之一。 廖翔創建了一個比特幣挖礦公司,該公司在去年成為了比特幣戲劇性事件的中心,評論家們長久以來都認為該公司在比特幣網絡上的影響甚大。 創造一個受歡迎的沒有礦工的網絡,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一些人懷疑,創造這樣的一個網絡是為了實現Bitcoin Gold倡導者的最終目標。 “GPU挖礦不能防止集權,GPU市場被英偉達和AMD所控制,”比特幣投資者兼貿易者趙東針對這個計劃回應道。 然而,廖翔對GPU產品的易得到性進行了反駁,他稱分佈式的算力會產生不同的發展。 Bitcoin Gold的不確定性 此外,項目領導者承認很多硬分叉的細節還不清楚。 Bitcoin Gold匿名開發領導者“h4x”說項目仍舊在不斷“進化”中,具體諸如硬分叉精確的塊高度等問題還在商討中。 根據最初的網站文檔,Bitcoin Gold甚至一開始計劃ICO,同時開發團隊持有1%的Bitcoin黃金代幣。 現在比較清楚的一點是:由於Bitcoin Gold是分叉,所有持有比特幣私鑰的比特幣用戶會在分叉時獲得持有比特幣等量數額的比特幣黃金。 “Bitcoin Gold是Bitcoin Core極簡主義的複制,類似於(Litecoin)萊特幣,Bitcoin Gold只做了一些相對保守的改變,”h4x說。 H4x繼續用更加抽象的生物術語來描述Bitcoin Gold,解釋了(Hard Fork)硬分叉如何工作,他們如何從系統中受益。 他說: “生物通過創造後代的方式使族群受益”我們現在正在使用Bitcoin […]

又一個Bitcoin Gold比特幣Hard Fork即將到來


Showtime website mining monero
Showtime網站最近被查到使用名為Coinhive的腳本秘密挖礦,由於該網站是知名網站,可以合法盈利,因此它的這種行為使其受到了比之前被曝光的The Pirate Bay網站更嚴厲的批評。Coinhive也發表了聲明,指責了這種行為,並將在今後進行更加嚴格的管理。 繼非法下載網站海盜灣(The Pirate Bay)被發現秘密使用來訪者的處理能力挖門羅幣之後,Showtime網站也被查到進行類似活動。 海盜灣這麼做其實還可以理解,因為其內容是非法的,需要尋找除廣告以外的收入來源。但是Showtime的網站是合法的,可以光明正大做廣告,卻還是想用這種方法增加收入。 Coinhive Javascript 在Showtime的兩個受影響的網站–showtime.com和showtimeanytime.com上發現的腳本被稱為Coinhive。據該網站稱,它作為廣告條的替代品,是網站所有者繞過討厭的廣告攔截器的一種方式。諷刺的是,一些廣告攔截器現在已經將Coinhive列入攔截列表。 這個腳本可以挖門羅幣 – 一種類似比特幣但匿名度更高的加密貨幣這個腳本的理念在於它可以作為廣告的替代品使用,但當它最近被發現時,一直在秘密使用。 Coinhive會從使用其服務的網站中抽取30%的收益,剩餘部分會被發送到使用該腳本的網站。 無需躲藏 當The Pirate Bay被抓到使用類似腳本時,他們對自己未經許可就利用其用戶處理能力進行秘密活動的行為表示了歉意。然而,後來,當The Pirate Bay發布了一個問題,詢問用戶傾向於廣告還是加密挖礦時,挖礦獲得了壓倒性支持。 Coinhive更新了其網站內容,發出了以下聲明: “看到一些客戶在網頁中使用Coinhive,但沒有告訴用戶實情,更沒有徵求用戶同意,我們對此深感難過。” 接下來,Coinhive會要求瀏覽網站的人獲得許可後才能開採其CPU。  

Showtime網站被發現進行秘密挖礦


Japan-J-Coin
日前,日本再次成為最大的比特幣交易市場,佔全球比特幣交易市場份額達到了50.75%。同時,亦有消息稱日本銀行正考慮創建數字貨幣J-硬幣,以淘汰現金這種支付方式據悉。,這一計劃得到了金融監管機構的支持,並計劃於2020年東京奧運會之前實現。而鑑於現金經濟下金融領域中的較高成本,這一舉措有望簡化金融體系,削減成本。  J-Coin或日元? J-Coin旨在與日元齊頭並進,而並非要取代日元。該貨幣將以一對一的比例兌換。該貨幣相關服務將自由提供,但該貨幣將成為追踪在以現金為基礎的社會中複雜得多的交易的一種方法。 雖然該貨幣體系的基礎設施尚未明確,但未來幾年可能會發行該貨幣。它可能會以區塊鏈技術為基礎,但具體細節尚未發布。而據日本央行最近發布的報告顯示,該機構不認為區塊鏈技術“發展成熟”足以處理交易。 而這種政府級加密貨幣的徵兆也符合世界各國政府尋求發起其自己專有加密貨幣的想法。

日本考慮發行J-Coin,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舉辦前取代現金交易



Japan Cryptocurrency Exchange
9月29日,日本金融服務局(FSA)在其官網宣布已經批准了11家加密貨幣交易所的牌照申請並下發牌照。此外,還有17家數字貨幣運營商則正在接受審核。 此前有消息稱,日本比特幣交易所Coincheck曾於9月13日獲得牌照,後證實只是提交申請等待審核。本次獲得牌照的有BitFlyer,是目前日本最大,國際前三的比特幣交易所,交易量接近佔比特幣交易總量的30%。 日本政府對於比特幣的態度一直較為開放,就在今年4月認可了比特幣為法定支付手段之一,並要求加密貨幣交易所運營者進行相應的註冊,此舉旨在避免2014年知名的“門頭溝“時間。 日本金融監管機構已經列出了各種要求,諸如打造安全牢固的計算機系統,客戶賬戶的隔離,以及客戶身份檢查,當前主要的顧慮是加密貨幣可能被用來洗錢。 自今年以來,日本投資者進行的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交易量大幅增長,這主要是由於法律方面的認可,以及比特幣及以太幣價格的攀升。 FSA官員表示,此次出台此項監管措施,日本政府的目標是平衡保護投資者的需要以及對於金融科技創新的支持。 據悉,有官員在本月曾透露,他們沒有打算禁止ICO,日本的立場與亞洲其他國家的監管機構恰恰相反。 除了中國全面取締ICO之外,今日早些時候,韓國金融監管機構表示,將會禁止各種形式的虛擬貨幣融資手段。 而日本FSA方面表示,正在審核另外17家交易所的申請要求。此外,業內已經有12家公司在此次最新監管措施出台之前打算關閉。

日本金融服務局向11家虛擬貨幣交易所發放正式牌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