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October 2, 2018


Hong Kong

香港加密貨幣監管:無為而治

完全忽視加密貨幣的做法會是最好的監管方式嗎? 放眼全球,各地政府都在急切地或支持或拒絕加密貨幣,但香港卻是個例外。香港什麼也沒做。然而,這座城市的無所作為並沒有損害其作為籌集資金和交易加密貨幣的熱門地的地位。 比特幣於2013年12月1日出現在香港監管機構的視野中,當時比特幣價格在一個月內飆升五倍至超過1000美元。接著,香港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寫了一篇博客文章,解釋其基本功能,並鼓勵年輕人編寫更多的程式碼。兩週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將比特幣定義為虛擬商品,而香港政府似乎也對這一定義十分滿意,在此之後幾乎並未採取任何其他行動。 迄今為止,香港政府也沒有再嘗試重新定義比特幣作為貨幣,或者對比特幣在香港的交易做過多限制。雖然“了解你的客戶(KYC)”與反洗錢規定同樣適用商品交易,但是香港警方也並未對任何一位比特幣交易員開展反洗錢調查。 在2018年4月發布的“洗錢及恐怖主義融資風險評估報告”中,香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金融服務和財政部)將比特幣(現在被稱為虛擬貨幣而非虛擬商品)所帶來的威脅認定為“低風險”。香港警務處指出,他們認為除旁氏騙局外,“尚無明顯與加密貨幣相關的有組織犯罪或者洗錢/恐怖主義融資跡象”。 在香港經營一家加密貨幣交易所,券商,或架設比特幣ATM機無需持牌。目前在香港約有30台比特幣ATM機分佈於近20個地點。交易所的數量則較難估量,因為不同的交易所與司法管轄區的關係也多不相同。 傳統銀行業問題影響加密貨幣的交易 繼香港曝出大規模洗錢與逃稅醜聞之後,要在這裡開設銀行賬戶也變得越來越困難。金融領域的任何人,尤其是匯款公司,交易員及科技初創企業,都在維繫銀行關係方面遇到了困難,很多人不得不選擇轉向海外銀行開戶。 然而,大多數場外交易(OTC)平台遵守銀行要求卻變得更加的簡單。這些大型OTC平台交易量達到了10億美元,通常都是對美元交易。 為了應對惡劣的銀行業務環境,小型加密貨幣交易所被迫接受小額現金交易比特幣,並收取3%的手續費。即使交易量不大,這也會帶來非常吸引人的收入流,不過交易量最多同時客戶也最多的加密貨幣交易所還是那些完全不需要銀行賬戶的交易所。 人們常常說幣安,Bitfinex,CoinEx,HitBTC,火幣,庫幣和OKEX總部設在香港,雖然目前還不清楚這意味著什麼,但是在沒有企業銀行賬戶和總部的情況下,加密貨幣交易所通常都更喜歡稱自己是一個全球分佈的實體,而不喜歡被鎖定到某個固定的司法轄區。 大多數加密貨幣交易所不依賴於銀行賬戶,而是依靠繫繩(註冊在香港的實體)來進行以法定計價的交易對。這些交易對的每日交易額達到20億美元,僅次於比特幣。 監管即將到來? 雖然香港監管機構尚未站出來反對比特幣,加密貨幣或繫繩,但香港證券監管機構證監會(SFC)仍會關注那些被其視作證券或集體投資計劃的代幣。 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對香港證券市場業務擁有法定壟斷權,這就意味著任何一家香港的加密貨幣交易所都不能提供證券服務。 如果未來這些加密貨幣交易所會上市一些被SFC認定為證券的代幣,那麼就可能會給他們帶來一些麻煩。提供期貨合約以及槓桿產品交易(這是一個大家都不想錯過的市場)就需要申請牌照。 但至少到現在為止,香港監管機構對加密貨幣的不作為對比特幣來說已經是一種巨大的便利了。而香港並未設任何資本收益或增值稅,這也幫助交易員保留了更多的利潤。雖然開展加密貨幣業務的人很難獲得貨幣服務運營商(貨幣服務運營商)等現有牌照,但是坦白講,處理比特幣交易的交易所,券商或者匯款服務商並不需要這些牌照 香港監管機構行動的可預測性以及緩慢遲滯在加密貨幣風雲變幻的監管環境中得到了社區的高度讚賞。即使大眾情緒來回波動,香港交易員相對也會多些信心,不必擔心香港會像其他司法轄區一樣誠惶誠恐,首先選擇下達禁令或者開展打擊行動(尤其是中國大陸所採取的行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