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Bitcoin到ICO:虛擬貨幣依然是場烏托邦


通過貨幣發行的去中心化來防禦通貨膨脹,是包括哈耶克在內的奧地利學派對於貨幣流通模式的一種美好學術想像。

虛擬貨幣再度進入凜冬。

從2010年一名開發員用1萬比特幣買了兩個披薩,到後來1萬比特幣一度價值高達2千萬美元,再到如今全世界央行有默契地“聯合”起來限制比特幣的應用,虛擬貨幣借助互聯網的去中心化進度條再度停滯。

而在中國市場上,對於包括比特幣在內的虛擬貨幣市場監管更是在這兩週迎來了一場風暴9月初,中國央行聯合包括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在內的多個部委,宣布ICO屬於“非法公開融資”,涉嫌非法發售代幣票券,非法發行證券以及非法集資,金融詐騙,傳銷等違法犯罪活動。

不斷被曝光的問題和越來越傾向尋找接盤俠的龐氏騙局特質,使得這一場虛擬貨幣狂歡一出生就瀕臨死亡。

所謂ICO,是指首次代幣發行,類似證券市場中的IPO(首次公開募股),指由無主權部門授權發行的類似比特幣這樣的數據幣,供認購者拿真實貨幣認購。在中國,ICO從極客圈子裡的小眾投機到街知巷聞,一共只用了一年左右的時間。反對者認為虛擬貨幣的狂歡不過是場反常和不可持續的“凱恩斯選美大賽”,只是對大眾投機心理的一種揣測,本質上依然是一場收割韭菜的過程。這種看法也日益被數據佐證,據媒體援引中國央行人士話語稱,90%的ICO項目涉嫌非法集資和主觀故意詐騙,真正募集資金用作項目投資的ICO不足1%。這個比例判斷解釋了監管層痛下殺手的原因。

也有經營者辯稱,這只是發售一種數字化物品,有如銷售電子遊戲裝備,或者類似Q幣更為理想化的支持者則繼承了哈耶克在“貨幣的非國家化”中的精神:既然在一般商品,服務市場上自由競爭最有效率,那為什麼不能在貨幣領域引入自由競爭?因為劣幣驅逐良幣這一“格雷欣法則”,貨幣才要保持發行的官方權威實際上是一種誤解。

當下我們無法對“格雷欣法則”是否遭到誤解妄下判斷。但在實踐的過程中,和哈耶克的理想預期有差異的是,當互聯網把貨幣發展帶入一個去中心化的初步階段,變成法外之地的ICO,卻逐漸因為缺乏邊界和約束,異化成為沒有貨幣價值基礎的“空中樓閣”。

比如甚至沒有任何白皮書和成文的介紹,有人就在4個小時內成功籌集5億元人民幣,還有人推出了包括發行“馬勒戈幣”在內的奇葩代幣;到後期甚至只要有名人站台,就有人爭搶投資:據媒體報導,參與投資這些項目的投資人,從技術男到家庭婦女甚至賣菜的小販都有分佈。

在短短數月之間,這一場藉著互聯網金融創新大帽的狂歡達到了極致 – “2017年上半年中國ICO發展情況報告”顯示,上半年在中國融資已達26.16億元截至2017年年7月18日,監測發現平台上線並完成ICO的項目65個。而且,從4月份前上線8個到5月上線9個,6月份上線27個,明顯呈現出項目上線頻率呈指數級加速的趨勢。

看似借助“黑科技”的財富狂歡,卻越來越類似以往的P2P跑路潮,非法集資的“擊鼓傳花”遊戲。在以比特幣為標杆,後來乾脆宣稱年化​​收益高達400%甚至更多的巨大誘惑下,中國某些近乎喪失理智的投機資金最後終於接下了“最後一棒”。

通過貨幣發行的去中心化來防禦通貨膨脹,是包括哈耶克在內的奧地利學派對於貨幣流通模式的一種美好學術想像。但對於當下來說,即使是互聯網帶來了比哈耶克時代只能參考的黃金貴金屬貨幣更多的想像空間,但目前的亂象依然證明,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這只會是烏托邦式的存在。

當然我們回顧貨幣金融史,從白銀到紙幣再到如今的無現金支付,貨幣的變革也是人類文明進步的里程碑之一。目前在監管規範下有序發展的區塊鏈,事實上也是在貨幣更迭。進步上的有益探索但是同時也需要看到,在這一探索的進程中,那些氾濫的騙局和投機,總不可避免的會成為前行路上的歷史三峽,如何平衡金融創新與非法集資,這也是對於監管來說需要明確區分和把握監管輻射範圍之處

(來源:經濟觀察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