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hereum+Lightning Network?Buterin與Poon推出”Plasma”擴容方案

作為世界第二大區塊鏈平台,(Ethereum)以太坊最近也出現了一系列容量方面的問題 – 熱門項目進行ICO時交易停滯,無法正常進展這就引發了與(Bitcoin)比特幣類似的擴容問題,但在這一方面也不乏備受關注的解決方案,例如分片,(Lightning Network) 雷電網絡和Truebit等但是本週三發布的全新解決方案(Plasma)等離子也迅速引起了廣泛關注,而僅僅這一方案背後的兩個名號 – – (Ethereum)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以及(Lightning Network)閃電網絡作者Joseph Poon,就足以讓人對此加以足夠的重視。

(Ethereum)以太坊目前存在著一個讓人難以忽視的問題:無法支持很多的用戶。

儘管這些局限曾只是研究人員所討論的潛在問題,但是現在,這些問題已經影響到現實用戶了。這個世界第二大區塊鏈平台最近出現了一系列容量問題,包括提高智能合約費用,而這偶爾會導致交易時間陷入停滯,並中斷新的ICO項目的發布。

但這並不是說目前還沒有過出現一些備受關注的嘗試提出解決方案的項目–sharding,(Lightning Network)雷電網絡和Truebit,這些項目都是以一種創新型方式來確保未來的去中心化應用像我們目前使用的中心化應用一樣輕鬆運行。

但是本週三公佈的一個新的解決方案–Plasma,正迅速崛起,或許也是一個值得關注的項目。

是因為這個項目的製定者–Vitalik Buterin和Joseph Poon–在區塊鏈方面的履歷可以說是他人難以匹敵。不僅僅Buterin是(Ethereum)以太坊的創始人,而Joseph Poon也是(Lightning Network)閃電網絡白皮書的共同作者,並為這一技術制定了發展路線圖,而且這種技術也一直被廣泛認為是比特幣增加用戶數量的最佳選擇。

這兩個人走在一起共同致力於一個可擴展性項目,就是一個強大的組合。

Poon對CoinDesk表示:

“人們說你不可能把世界上所有東西都放在區塊鏈上運行,但說真的,我認為這是有可能的。”

他堅信以太坊致力於成為一台全球計算機來“取代服務器群組”的使命終將實現,而且毫無疑問這些擴容難題也終將會被克服。

Poon說道:

“這種去中心化應用對於真正的技術人員來說就像是炒作一樣,因為沒有清晰的發展軌跡和路徑來展示如何去實現。”

但現在有了Plasma,他相信這是可以實現的。

子區塊鏈

簡單來說,這種擴容問題就是:要想查看(Ethereum)以太坊的(Transaction History)歷史,用戶就需要獲得整個區塊鏈的副本,他們自己的交易和計算歷史的完整記錄但是,一台“全球性計算機”需要大量數據,而大多數用戶很明顯目前無法將所有這些數據都存儲在自己的設備上。

如此,(Ethereum)以太坊和其他公有區塊鏈都在尋找方法來減少直接存儲在區塊鏈的數據數量。

等離子則寄希望於通過使用許多子區塊鏈來實現這一點。

系統通過某種稱為“欺詐證明”的東西將“子”區塊鏈與“主”區塊鏈連接在一起。這與(Lightning Network)閃電網絡類似,Poon早在兩年前就為(Bitcoin)比特幣提出了這種想法 – 頂層網絡層與底層核心區塊鏈相互配合。

儘管(Lightning Network)閃電網絡被嚴格限制於僅供支付使用,但是Plasma將這種想法擴展到更加複雜的計算,如以太坊智能合約(Ethereum Smart Contract)。

Poon說道:

“從根本上來說,你想要進行某些數學運算;比方說,這些數學運算非常複雜並且耗時,那麼你可以叫別人來幫你做”。

在這一點上,有人提出了一種貨幣“債券”的解決方案,比如10美元,並認為這個解決方案是正確的。用戶不僅相信解決方案是正確的,這之中還存在制約與平衡。

他解釋道:

“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說,”不對,你在第7步的時候就搞砸了’“。

如果這位質疑者能夠證明最初的解決方案是錯的,那麼其他人就可以對此進行計算並識別這一錯誤。此外,如果用戶懷疑存在欺詐,那麼他們還可以選擇返回到“主”區塊鏈上進行計算,從而一勞永逸地解決爭議。

根據Poon所述,由於所有參與者都知道他們的欺詐行為可能會被抓到並遭受處罰,所以他們不大可能會試圖去欺騙該系統。

仍存批判

然而,還是有些人對此心存疑慮。這一技術思路在區塊鏈社區中已經得到了廣泛討論,而且吸引了一些堅定的支持者,但同時也有一些頑固的抵制者。

每個公有區塊鏈協議最終都會遇到擴容限制目前使用範圍最廣的公有鏈 – 比特幣就是第一個出現擴容問題的區塊鏈,隨後似乎就面臨著沒完沒了的擴容爭論。

但是,長期批評者認為(Ethereum)以太坊的擴容問題可能會更加明顯,因為它要成為(World Computing)“世界計算機”的話就需要存儲相當多的數據。

(Ethereum)以太坊權益證明研究負責人Vlad Zamfir尤其對Plasma這一主題做出了一些評論。他昨日在推文中表示,“坦白講,他對這個項目並不十分興奮”,並表示自己曾在2015年放棄了一個類似的項目。

儘管如此,Poon似乎並未受到Vlad Zamfir消極評論的影響。Buterin亦是如此,並闡明Plasma是對(Ethereum)以太坊現有擴容工作(分片,旨在提升(Protocol)協議基礎層容量)的一種補充。

不過,Poon也承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要把想法變成產品需要進行“大量測試”。他再次將Plasma比作(Lightning Network)閃電網絡,雖然在過去兩年已經取得重大進展,但是仍然未結束。

而Poon的優點就在於樂觀:

“我認為這終將會顯示出這一方案的現實可能性。”

Plasma Paper: http://plasma.io/plasma.pdf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